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三国 > 第1952章大赦风波,油脂替代

第1952章大赦风波,油脂替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或许是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刀枪寒芒,各地的颠沛流离,无数人和事扎堆似的赶到了一起,然后到了冬天的时候,总算是多少能够放下来,清闲一些。
  
  时间仿佛就被温度所凝固了一样,关中在秋获之后,暴动之下,也难得的进入了一段平和的时期,普通百姓重新竖立起对于来年的憧憬,尤其是在斐潜派发出了一些福利之后,更是让普通的民众嘴上多少有些油色光亮。
  
  真油。
  
  逐渐油腻中年男斐潜,向长安城内外,受到了之前学子暴动影响的百姓,每家每户发了一碗油。
  
  或许对于后世的许多人来说,一碗油真的是毫不起眼的东西,甚至连多一块牛羊肥肉都拒绝食用,更不用说牛羊油了,但是在汉代,就连庞统这样的职位,都会从内心当中渴求油脂的摄取,平民百姓就更是油脂稀缺。
  
  斐潜有时候觉得么,庞统是不是小时候落下的心理疾病,比如没有抢到最后一块肥肉啊什么的,导致到了现在对于油脂特别喜好……
  
  之前这些牛羊油脂,是大多数要用在军事用途上的,比如兵刃枪头刀刃需要涂一层油,以防止生锈,皮甲和铁铠上也需要油,甚至一些其他器械也同样要油脂来养护,但是今年么,斐潜在科技上略有提升,研制开发出了新的替代品,这些牛羊油自然就可以节省下来,变成百姓的福利。
  
  对于士族子弟而言,在这个冬日里面,他们并不怎么关心斐潜给百姓发的油脂,而是关注着从许县传来的『大赦』诏令……
  
  参律院的韦端每天沉着脸,就跟所有人都欠了他几百万几千万一样,但是依旧有人偷偷的会议论着,猜测着骠骑将军斐潜究竟会如何处理这一件事情。
  
  然后今天,参律院之中来了一个新人,一个让韦端看了就觉得很不爽的新人……
  
  裴垣很得意。
  
  就像是一些人看见坑的时候往往会错误的认为那个坑是个机遇一样,裴垣也认为自己的『机遇』到了。
  
  斐潜任命了裴垣作为假参律参议,专门负责议论『大赦』,然后以此来确定是否要对于那些闹事的学子进行『大赦』。
  
  裴垣以为这个事情很简单,甚至认为这不过是斐潜的一个不甘心于听令天子的一个台阶。毕竟这个大赦是从天子刘协那边发出来的,纵然斐潜这边有西京尚书台,但是天子的号令自然也是要听的,然而斐潜又可能是觉得就这样大赦了,有些面子上顾不住,所以要裴垣来提供出一个台阶。
  
  只要裴垣这个事情办得漂亮,那么自己头上的这个『假』字,也就可以摘掉了……
  
  裴垣新官上任,在参律院之中报到之后,便带着新调配到自己手下的两名书佐,三名侍从,兴冲冲的赶往青龙寺。
  
  在参律院,裴垣没得到韦端的什么好脸色。这也很正常,韦端之子因为在学子暴动之中受伤残废的事情,终究还是遮掩不住,自然大多数人都清楚了其中的关系,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是对于韦诞致残表示了深沉惋惜的哀叹,但是实际上心情怎样,恐怕也自己最为清楚。
  
  所以,韦端给一个负责『大赦』的裴垣,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脸色?
  
  但是这没有关系,裴垣觉得自己成竹在胸。
  
  毕竟有汉一代,是真正确定了『大赦』制度的朝代,或者说,汉代的大赦,已经让很多人习以为常。
  
  大赦制度,从夏商周,到春秋战国,都有,但是到了汉代之后,才算是成为了一种频繁的政治手段,大汉王朝期间一共大赦了一百四十余次,平均下来几乎三四年就大赦一次,因此裴垣自然的就认为议论大赦,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华夏文明发展过程之中,司法自然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而赦免,作为古代司法制度当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也并非是一蹴而就,而是有一个发展的过程。
  
  早在先秦时期,就有法典涉及了赦免的理念和案例,汉代更是如此,甚至会在大赦诏令之中引用先秦的经典论述来作为其赦免的理论来源,证明其举动的合理性。
  
  大体上来说,大赦的理论基础出自于《尚书》,所谓『宥过无大』是也。同时汉代也是一个讲究祥瑞的王朝,所以出至于《易经》的解卦,『君子以赦过宥罪』也是其中一个赦免的理由源头。
  
  春秋战国时期,为了政治的需要,各国都有一些赦免的活动,但是因为不管怎样,春秋战国时期的赦免活动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只是在本国之内的政治行为,而真正的成为所谓『大赦天下』,则是在华夏到了大一统之后,才出现的。
  
  虽然汉代大赦制度没有形成具体法典规定,但是实际上在数量还是范围上,都是非常的大,是一种效力遍布全国的刑罚消除制度,除了少数犯罪之外,几乎所有的犯罪都可以得到赦免,同时如果在诏令之中特别注明了按照惯例所不应该赦免的犯罪,也可以得到赦免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的犯罪都可以赦免。
  
  比如汉灵帝在位期间,就大赦了二十次,几乎平均两年就一次……
  
  所以,这不是很简单么?
  
  裴垣到了青龙寺就支开了草台摊子,准备随便意思意思几下就可以应付了事,可是让裴垣没有想到的是,从一开始,议论的方向就裴垣就无法控制了。
  
  因为汉代的大赦,太过于随意了,以至于很多士族对于大赦,其实都不是非常的赞同,当然,如果说大赦放在自己头上自然是不错,可是如果说让自己的仇人赦免了,那如何能够接受?
  
  『……谓废德教而任刑罚,刑罚不中,则生邪气,邪气积于下,怨恶畜于上,上下不和,则阴阳缪戾而妖孽生矣,此灾异所缘而起也……故自当赦之……』
  
  这是支持大赦的,并且还用董仲舒的观念来作为支撑的。
  
  『诗有云,商邑翼翼,四方之极。圣人所以统天地之心,著善恶之归,明吉凶之分,通人道之意,使不悖于其本性者也!然当罚不得罚,使冤者不得申,痛者不得平,方为国之害也!』
  
  这是反对大赦的,同时也引用了匡衡的论点作为论点的。
  
  『此言差矣!涤恶弃秽与海内更始,乃创太平是也,如何不得赦之?』
  
  『赦赎数则恶人昌而善人伤矣!又何能赦宥?』
  
  『人之初,性本善也,当容改过而自新者……』
  
  『一岁再赦,奴儿喑噁!何有善之者?』
  
  『……』
  
  嗡嗡嚓嚓,唧唧歪歪,对于大赦的支持者和反对者汇集在青龙寺,口沫横飞,让裴垣顿时脑袋变得一个有三个大。
  
  消息传回到了骠骑府衙。
  
  斐潜摇头笑笑,和庞统说道:『竟无人提及党锢,怕是仍有顾虑……』
  
  庞统点头说道:『当如是也!』
  
  斐潜给裴垣准备的,就是名为『党锢』的这个大餐,一提起来让士族都痛楚的事件……
  
  第一次党锢的导火索,就是一次大赦。
  
  桓帝在位的延熹九年,河内方士张成,得知朝廷要公布大赦令,便纵容儿子去杀掉仇人。他儿子就去杀了,而且在杀人之后也不跑,主动等着官府前来抓捕,甚至宣称表示,他自己会没事,朝堂当有大赦云云。
  
  结果当时处理此案的是李膺,他愤怒不已,认为这是奸猾之辈,不可大赦,于是即便是收到了大赦诏令,也是处斩了张成之子。
  
  而且这么干的人也不仅仅是张成一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