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绥远抗战风云录 > 第十章 后房子 1

第十章 后房子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后房子位于卓资山南,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曾建立革命根据地,是典型的革命老区。
  ——《卓资县志•正区•乡》
  后房子的边缘,有一片很大的场院,那是秋天收割之后打场用的。那时候全村的孩子都整天往场院上跑,疯耍着一天不着家。场院上莜麦的清香沾满了人们的衣裳和头发。自从来了八路军之后,那些穿着灰色军装的八路军战士便很好地利用了这个场院,他们天天在场院上奔跑,做着肉搏、拼刺刀等军事训练。孩子们兴奋地跑来观看,跟着战士们一起喊杀……在一间宽敞的祠堂里,墙壁上挂着军用地图。政委老海和政治处主任苏克正在和四五个干部开会。老海嗓门很大:“……苏主任,要想扩充队伍,首先得让老百姓了解我们八路军骑兵团是打日本的队伍,这是个细致的工作,不是贴几幅标语、喊几句口号就能完成……”
  “喃!嗓门不小哇。”奇剑啸大步走进来。
  大家看见奇剑啸,一起涌上前来将他围住。海政委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可回来了,老奇!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哦,我和柱子往北平绕了一趟,办了点儿事情,所以耽搁了两天。”
  苏克问:“延安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奇剑啸笑道:“有好消息呢……给我杯水。”
  姚参谋倒了杯水递给奇剑啸。奇剑啸接过水杯“咕嘟咕嘟”地喝着。
  老海急切地问:“先说说是什么好消息?”
  奇剑啸放下水杯,摘掉头上的呢子礼帽。海政委发现奇剑啸额头上裹着纱布,关心地问:“挂花了?怎么搞的?”
  “让小鸟儿啄了一口,没事。”
  老海疑惑地问:“小鸟儿,是老鹰吧?”
  苏克从兜里取出笔记本和笔来:“团长,快传达上级首长的指示吧!”“好,我先传达上级的最新指示……”奇剑啸开始讲了起来。
  原来,三年前,奇剑啸和几位同学去了延安,在抗大学习了一年。组织上非常重视他,派他返回大青山,协助云平同志开创抗日根据地。他先是潜回阿尔巴斯草原,利用他是王爷儿子这个特殊身份,动员了一百多名当地牧民,拉起了一支武装力量。之后,又暗中做工作,居然从旗里的保安团拉出来七八十人,他们都是带着枪跑出来的。更有甚者,他还让人从王府的马群里赶走了二百匹好马。等王爷得知这个消息时,他的儿子早带着那一百多人二百匹马跑得无影无踪了。王爷以为儿子是拉杆子上山当土匪去了,气得大骂自己养了一个败家子。
  奇剑啸带着他的队伍来到了卓资山后房子,在这里与另外一支队伍会合。再加上当地百姓踊跃报名参军,很快一支骑兵团组建起来了。另外那支队伍原本是一只零散的抗日游击队,队长就是海大锤。
  这海大锤原本是个铁匠,他爷爷那辈儿是从海勃湾那边流浪过来的,在旗下营山的拐角铺安了家。他家祖祖辈辈凭着一门铁匠手艺,以给来来往往的商旅客户们钉马掌为生。那年,日本人的飞机在拐角铺上空投掷了一颗炸弹,偏偏落在他家冒烟儿的铁匠炉上,将铁匠铺炸了个稀巴烂,爹妈都被炸死埋在了废墟里,连个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老海从废墟里只找出一把刚刚打出不久的大铡刀,他举着铡刀对天发誓:今生今世若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之后,他杀了一个奸商,把从奸商家里抄出来的粮食分成若干小袋子,又在路口立个牌子,开始招兵买马,只要有人愿意人伙,便能得到一袋子粮食。很多难民纷纷而来,也有被打散的士兵们愿意投奔他。很快,一支百人队伍拉了起来。
  队伍虽然成立起来了,号称“大青山八路军抗日独立营”。但是海大锤知道八路军是有组织的,像他这样的队伍,只能算是地方武装。于是他单枪匹马跑到归绥城,满大街张贴海报,说要重金招聘一名共产党的政委,只要是有文化并且熟悉共产党章程的,都可以应聘。这海报被刚刚从学校出来的云平看到,不由发笑。他将海大锤请到一家奶茶馆,请他喝奶茶。二人交谈甚恰。云先生告诉他:“积极向党组织靠近,这很好,但你的方式方法不对哦,哪儿有招聘政委的?笑话嘛!”海大锤急了,说:“那我到哪里找共产党呢?”云平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海大锤惊喜地看着云平,这才知道,原来这位温文尔雅的先生是共产党的人!
  不久,老海人了党,云平帮他在队伍里发展了党员,建立了党支部,大家选举海大锤同志担任支部书记。又过了半年,奇剑啸的队伍拉了过来,与他的队伍会合,正式成立了一支“大青山蒙汉抗日骑兵独立团”。队伍刚刚成立,麻烦的事情就来了——两个人都要当团长,不愿意当政委,二人都认为政委是个闲职。云平把这道难题交给他们二人:你们自己决定吧。老海便和奇剑啸抓阄,决定这件事情。结果老海点儿背,抓到了写有“政委”字样的纸阄,而奇剑啸抓到了写着“团长”的纸阄。老海不干了,说自己大字不识几个,怎么能当政委呢?要不,当个副团长也行。奇剑啸最后保证说,江山轮着坐,两年后让老海当团长,自己当政委。一年一个轮回。海大锤听了这才作罢。
  经过一年多的磨合,这两个人倒也配合默契。老海很谦虚,不耻下问,什么事情都向奇剑啸讨教,学文化也很认真,进步非常快。队伍隐藏在大青山深处的九龙湾里,一边训练一边休整。上级又给他们派来了不少精兵强将,譬如从苏联归来的苏克,从草原上来的大嘎子,从延安来的大姐娜仁•道日玛……他们成为这支队伍的骨干力量。
  麻地卜有个地沟子村,是一个非常不起眼儿的小村庄。独立团的卫生队就驻扎在这里。
  缀有“红十字”标志的小旗斜挂在门楣上,被风一吹,呼啦啦地响着。绳子上,一条条洗过的绷带晾满了院子。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进进出出地忙碌着……
  一口水井旁,卫生队长娜仁和卫生员小花正洗着绷带。再把洗过的绷带放进一口消毒锅里。这时,已经换上八路军军装的奇剑啸带着通信员石柱子进来。奇剑啸看见她们在洗绷带,竖起了大拇指:“娜仁大姐,小花儿,旧绷带洗了消过毒再用,这是谁想出来的啊?”
  娜仁大姐也是阿尔巴斯的蒙古贵族,是当年奇剑啸带着的那十二个投奔延安蒙古族青年当中的一员。她大约二十七八岁,人长得瘦柳髙挑,细长的瓜子脸,眉眼都是细细的,看上去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极具亲和力的女人。事实上她也非常有人缘儿。她并非奇剑啸的同学,去延安前她在归绥城一家教会医院当见习大夫。去延安后跟着一位加拿大来的洋大夫学习了一个阶段。那洋大夫是和白求恩一起自愿到中国来参加支援中国抗日战争的,对娜仁很赏识,将自己的西医外科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娜仁。娜仁有一双极为灵巧的手,各种手术一学就会,一把手术刀在患者身上翻肠倒肚,刮骨疗毒,截肢断臂,被她医好的伤员不计其数。大姐看见了奇剑啸,高兴地走过来:“谁叫咱们缺医少药呢。但凡有点儿办法,我们也不会用这些旧绷带呀。”
  “就是呀,即使消了毒,也不敢保证伤口不被感染。”小花随声附和。这小护士是当地人,顶多十四五岁的样子。
  “看看,这是什么宝贝?”奇剑啸变戏法似的几盒盘尼西林。
  娜仁大姐眼睛一亮,夺过去惊喜地看着:“盘尼西林?这可是多少钱也买不着的好东西,大队长,这回你可真是雪中送炭了。”
  “咳!总算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了。”
  “你是从哪儿搞到的?这玩意儿可金贵哟!”大姐乐得合不拢嘴,反复看着那几盒药,好像生怕是假的似的。
  奇剑啸笑道:“别看了,假的包换。这可是从北平日本人开的仁和大药房里买出来的,假不了!”
  原来,奇剑啸去北平,是为了给卫生队搞药去了。娜仁大姐对他不知道念叨了多少次——咱们不能没有盘尼西林啊!上一回打仗,就因为缺少盘尼西林,有十几位伤病员眼睁睁地看着死去了。奇剑啸知道这药宝贵,一支盘尼西林就能救一条命。为了买这几盒药,他和小柱子被日本特务给盯上了,险些没有从北平脱身,幸亏他用蒙古语夹杂着日语才骗过了日本特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