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绥远抗战风云录 > 第六章 蜈蚣坝之战 三

第六章 蜈蚣坝之战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兰觉得奇剑啸马背上射击的功夫简直太神奇了。她抬眼望去——山下,日军撤走后,伪军无心再战,一片溃败。战斗已近尾声。贾兰一下子看到了二后生。二后生已经杀红了眼,端着刺刀与一个伪军在拼杀。二后生刺死了二鬼子,继续向前冲去。突然一颗流弹飞来,击中二后生的小腿。二后生腿一软,倒下。
  贾兰看见,不顾一切奔跑过来,扶起二后生:“二后生,你伤在哪儿了?”
  二后生指了指小腿:“妈的,打哪儿不好,偏偏打我的腿,我动不了了。
  贾兰拿出急救包为他止血:“没事儿!二后生……刚才你太勇敢了!”“我就是想多杀几个鬼子,为爷爷奶奶报仇……”二后生疼得直咧嘴。贾兰大喊着:“担架!快来,这儿有伤员。”
  两个青年抬着担架飞奔而来,贾兰帮着把二后生抬上了担架……
  贾兰生平头一回给人做手术,手术的对象就是二后生。
  二后生被抬进来,放在病床上。贾兰急忙打开药箱,取出剪刀,剪开他的裤腿。二后生早已疼得满头大汗。贾兰安慰他:“没事儿,二后生,只要把子弹取出来,你就没事儿了。”一边说着,一边给二后生注射麻药。
  贾兰看着二后生:“还疼吗?”
  二后生摇头:“不疼了。”
  “那是麻药起作用了!二后生,我现在就开刀,把里面的子弹取出来,你不要紧张啊!”
  “哎,我不紧张。”
  可贾兰自己的手却已经哆嗦起来了:“你真的不紧张吗?”
  “真的不紧张。”
  贾兰举着手术刀,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你要不紧张,我就开刀了啊
  “开吧。”
  “别紧张啊……”
  二后生奇怪地看着贾兰说:“贾兰,是你太紧张了吧?”
  贾兰苦笑着说:“二后生,我这是头一次给人做手术……”
  二后生反过来安慰她:“别紧张,千万别紧张!这可是个练手的好机会,真的,我一点也不怕,快动刀吧!一会儿麻药劲儿过去,我真的要疼了。”
  贾兰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拿出奇剑啸给她的那本战地救护手册,她翻开书,找到手术那一页,对照着书上的文字,咬着牙开始手术。二后生紧张地看着贾兰,她额头渗出大粒的汗珠……贾兰一边看着书,一边做着手术,额头挂满汗珠。
  一粒带血的子弹头被手术钳子夹着,扔进了一个铁盘子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听到那声音,贾兰感觉自己的力气一下子泄光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力量了,两只困乏的胳膊吊在胸前,好像两根被煮熟了的面条。
  那是一个天高云淡的日子。正是农忙季节,谷家沟村口有岗哨把守,农户们扶犁下地,你来我往。
  贾兰走进了谷老爷家的大宅院,推门进了团长的房间:“团长,我上课来了。”
  正在收拾东西的奇剑啸抬头,看着贾兰:“今天的课不上了,自习吧。”这段日子比较清闲,奇剑啸一直在教贾兰学蒙语和蒙文。
  “有任务啊?”
  “咱们的第二支特遣队马上要过来了,我得去接应他们。”
  贾兰惊喜地说:“真的?太好了,这下,我们可是兵强马壮了。”
  奇剑啸一边系着腰带一边问:“这几天蒙文练得怎么样了?”
  贾兰把她的本子递给奇剑啸:“请老师批评指正。”
  “嗬,从来没见你这么谦虚过啊。”
  “在老师面前,学生岂敢骄傲!”
  奇剑啸翻看了一下贾兰的本子,只见上面的蒙文字写得工工整整,细看了一下,只有一两处错误,不由点头夸奖说:“唔,不错,进步很快,你瞧,蒙古字已经写得有模有样了。”
  “下回再写检查,我可以用蒙文写啦。”贾兰高兴地说。
  “什么,还要写检查?哦,是不是打算继续犯错误啊?”
  贾兰狡黠地一笑:“可对我来说,如果不写检查,学习蒙文又有什么用呢?你说呢,团长?”
  奇剑啸一怔。
  贾兰得意地说:“又让我问住了吧?”
  “你偷换概念!”
  “团长,我想送你一样礼物。”
  “又要送我礼物?”
  “你放心,这是学生对老师的辛勤培育表达的一点儿心意,绝不是想贿赂你,没别的意思。现在,请老师转过身去。”
  奇剑啸一边把手枪背到身上,一边转过身去。过了一会儿,不见动静,不由诧异,回头望去时,贾兰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奇剑啸的目光落在桌子上个用莜麦秸编织的小马驹摆放在桌子上。
  奇剑啸拿起那个麦草编织的小马驹,目光惊喜。他没想到贾兰的手居
  然这么巧,无论什么东西到了她手里,都能编织出花样儿来。尤其是这匹小马驹,活灵活现的,令他爱不释手。
  贾兰的心情从来没那么好过。天空是晴朗的,一望无际地蓝,只有几缕白云点缀其间。她的心也是晴朗的,蓝得更是晴空万里,一抹白云'却是少女优美的裙带,或者,更像是献给尊贵客人的洁白哈达吧。她边走边蹦跳着,步子变换着花样儿。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什么这么好。正蹦跳着,险些与迎面走过来的苏克撞在一起。
  “塔赛音白努!”她用蒙语和苏克问候着。
  苏克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怔了一下,问:“不是英语啊?”
  “当然不是了。”
  “哪国语言?”
  贾兰便嘿嘿地乐了:“蒙语你听不懂啊!”
  “谁教你的?”
  “当然是我的老师啦。”
  “你老师?”
  “哎呀,就是咱们的奇团长嘛!”
  苏克这才知道原来贾兰请奇剑啸教她蒙语已经有些日子了,便把自己打算教她俄语的念头打消了。他看着乐呵呵的贾兰,高兴不起来。他失去了一次给她当老师的机会,这让他感到非常遗憾。有人抢在了他的前面,这也让他心里不愉快,可是这些不愉快他又不能表露出来。他强压下心中的不快,对贾兰依然微笑着说:“贾兰,有客人在找你。”
  贾兰感到非常意外:“客人?”
  “说是你们家派来的人。”
  “人呢?”
  “我把她领你房间去了。”
  贾兰确信是家里派人来给她送信儿来了或者是送东西来了。可是,家人又是怎么找到部队驻地的呢?当她看到来人时,就更加疑惑了——这个女佣,她并不认识,从未见过。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佣,模样儿长得也算是满标致的。她穿着一件蓝底儿碎白花儿的小布妖,挎着一个同样花色的包袱,怯生生站在贾兰面前。贾兰认得那衣服和包袱皮儿的布料,那是她家特有的。布料是妈妈特别喜欢的,一次就买了好多匹,然后剪裁出来,大都做了包袱皮儿,有的给下人做了褂子。
  贾兰吃惊地打量她:“我家的用人,我怎么没见过你呀?”
  听那女佣说:“俺是上个月到贾家干活的!俺姓赵,老家在武川这边。老爷说俺对这边情况熟,就叫俺给你送封信。”
  便从包袱里取出一封信,递给贾兰。贾兰打开信,上边的字果然是爹爹贾二河亲笔。
  “我父母身体还好吗?”贾兰边看信边问。
  “二小姐,太太因为想你,病了好些天了。”
  贾兰吃惊地抬头望着女佣:“严重吗?”
  “挺严重!太太已经住院了,大夫们正在抢救……老爷着急,让俺来给你送信,催你赶紧回卓资山,好跟太太见上一面。”
  贾兰疑惑地问:“信里怎么没说这事?”
  “老爷怕你急出病来,说先不告诉你,让俺催你回去就是了。”
  贾兰急得快要哭了:“我妈会不会有危险啊?”
  “这可难说!上岁数的人万一急火攻心,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可说不准儿……”
  “妈她身体一向很好,怎么说病就病了?”眼泪终于流出来了。贾兰脸上流淌着泪水,一发而不可收。
  “俺还是说实话吧!俺出来的时候,太太已经报了病危,家里正准备后事呢。”
  贾兰“哇”的一声哭出来:“我找团长请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