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绥远抗战风云录 > 第七章 蜈蚣坝之战 四

第七章 蜈蚣坝之战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克震惊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卓小花,几乎不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他一再看着手里的纸条,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纸条上写着:“对不起小花!我回卓资山了,你多多保重……贾兰。”
  “她真的跑了?”
  “反正,我醒过来以后,纸条就在我手里了。”小花一脸的沮丧。
  苏克又仔细地看着纸条:“像是贾兰的笔迹!看来她早有预谋,假装去打电话,又悄悄在你喝的绿豆汤里下了药,趁你昏迷的时候,她正好脱身。”小花疑惑地说:“我不记得贾兰碰过我的碗啊!”
  “非得她亲手下药?那个用人也可能啊!”
  小花思索着:“对了!好像是她家的用人把碗递给我的。”
  苏克越来越紧张了:“团长走前特意叮嘱我们,要保护好贾兰。这下子怎么向团长交代……小花,你估计她们走了多久?”
  小花迟疑地说:“进客栈的时候,太阳就要落山了,大概有一个多钟头吧!”
  “她们步行,我们骑马,也许能追得上。”对一旁的大嘎子说,“嘎排长!你带几个会骑马的战士,顺着脑包镇那个方向,一直往卓资山那边追……”
  “要追上了呢?”
  “好言劝阻,让贾兰跟你们回来。”
  “她要不回呢?”
  “那就使用强制手段,迫使她回来。”
  “明白了。”
  盘山路上,鹫巢特务们的那辆美式中吉普抛锚停下了。那是一种老式的后面开门中吉普。开车的特务小五子正一遍遍地打着火,可是熄了火的车就是打不着。岳丽很恼火,训斥说:“怎么搞的?真没用!”
  小五子委屈地说:“新车让处长开走了,就剩这辆老爷车,到处是毛病,我有什么办法。”
  “赶紧下去修,八路军追上来,我们就全完了。”小五子便拿着工具下车去修车。
  车上,昏迷的贾兰斜依在座位上,她被两个特务胁持在中间。贾兰的眼皮似乎动了一下。特务们谁都没发现,贾兰已经苏醒过来了。她已经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紧张地思考着,并且左右张望,看到前面驾驶员座位旁边的手刹附近有个储物盒,里面放着车后门的钥匙。贾兰挣扎着探身,一把抓起车钥匙,飞快地打开后门,正待开门跳车。却见一个小特务朝吉普车走来。贾兰急忙把车钥匙扔在驾驶员的座位上,顺手摸过一把螺丝刀,藏进袖筒内。她歪过身子,闭上眼睛,装出依然昏睡的样子……
  车外面,吉普车的机器盖支了起来,小五子正撅着屁股埋头修车。岳丽在车下焦急地看着表,她不断催促着:“还没好啊?”
  “毛病找到了,马上就好。”小五子说。
  夜色更加浓重,看守贾兰的两个特务都犯了烟瘾,其中一个让另一个看着贾兰,他下去抽烟。另一个特务说他的烟瘾也被勾引上来了。看贾兰的样子,那药劲儿过去还早着呢,让她昏睡吧。两个特务一左一右下了车。
  装睡的贾兰悄悄睁开眼睛,向外望去——透过车窗,可见岳丽正在一旁抽烟,烟头的明火一闪一闪像只萤火虫。看见两个特务也下来吸烟,她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向他们走去。
  岳丽走到正在吸烟的两个特务面前,抬手一人给了他们一个嘴巴子。
  两个特务被打懵了,嘴里的香烟也被打飞,他们捂脸望着岳丽。
  “谁叫你们下车了,人跑了算谁的?”
  特务委屈地:“她昏迷不醒,我们……就下来过过烟瘾。”
  “药的作用只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后,她随时会醒过来。还不上车!”
  那两个特务骂骂咧咧地上了车。
  贾兰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二特务低声咒骂着:“臭女人张狂什么?不就仗着抱了叶处长的粗腿嘛!”
  “等她落在咱们手里,看我怎么收拾她——把她扒光了,干死她!”
  吉普车的引擎“轰”地响了起来。
  小五子放下机器盖子,对一旁的岳丽:“好了,可以走了。”
  岳丽:“上车。”
  寂静的夜空下,突然传来马蹄声声。马蹄声由远及近……贾兰听到马蹄声,偷偷睁开眼睛。岳丽正要上车,看见坡下有几匹快马冲了过来。她急忙从腰间拔出手枪来:“他们追上来了。”说着甩手一枪。
  策马跑在最前面的是灰圪泡。这灰圪泡自从见了贾家姐妹,惊为天人,从此变得积极起来。过去身上总是油腻腻的,头发乱糟糟的,现在却天天洗脸擦身子,小偏分头梳得油光锃亮。军装每天夜里压在枕头下面,压出裤线来,穿在身上笔挺。若有人喊他的绰号“灰圪泡”他就会生气,声明他的大名叫“包戈辉”。大家都笑着躲着他,都奇怪他怎么突然变了一个样子,却无人知道他为何突然改变了自己。
  暗恋,有时候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原动力。
  得知贾兰被抓走了,包戈辉急坏了,他一马当先,紧追不舍,不料,运气不济,那岳丽只是慌乱中的甩手一枪,居然击中了他的腿。他“哎呀”一声,一头从马背上栽了下来。后来包戈辉说他“命犯桃花”,一点儿不假。
  那边,小五子急忙启动吉普车。
  “快,开车!”岳丽飞快地上了吉普车。吉普车疾驶,绝尘而去。
  大嘎子一看有战士中弹坠马,急忙勒住马缰绳,回转过去:“灰圪泡,你挂花了?要紧吗?”
  那包戈辉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大嘎子摆手:“我没事儿……快去救贾兰!”
  大嘎子叮嘱后面赶上来的战士把包戈辉抬回去急救,然后他急忙策马追赶而去。
  毕竟是马跑不过汽车,纵然大嘎子骑术高超,却与那吉普车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怕伤着贾兰不敢开枪,只能追着吉普车奔驰着。特务们却从车窗里探出身来,对着后面大嘎子开枪。大嘎子依然不肯放弃,紧紧追赶着
  吉普车,马蹄飞快地交替奔驰,耳边风声呼呼。他将自己的马背上的功夫施展到了极致——双手松开马缰,让马儿自己奔跑,他双手举枪,瞄准吉普车的轮胎,却又怕误伤了车里的贾兰,终没敢扣动扳机。
  吉普车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把大嘎子甩在身后,转瞬消失在暮色之中。
  大嘎子无奈,气愤得将帽子甩到了草地上:“奶奶敖浩森!”
  疯狂奔驰的吉普车内,贾兰悄悄地睁开眼睛。身边的两个特务正在昏昏欲睡。贾兰悄悄地把腿伸出去,轻轻地把后车门踢开……一特务听到动静,惊醒,看见贾兰已经打开后车门,一边惊叫,一边伸手去抓,他的一只手紧紧抓住贾兰的衣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