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绥远抗战风云录 > 第十章 闯山 二

第十章 闯山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石田秀吉头一回亲自带兵打仗,他的自信满满的。田中交给他一个营的队伍由他指挥,其中日军一个排,其他的都是绥蒙自卫军。给他的任务,就是出其不意,攻下乌拉山,彻底消灭铁蹄军。
  原来那岳丽逃回鹫巢后,叶知秋带着她来见田中。她添油加醋地向田中禀报了事情的经过,说那个冯大巴掌已经死心塌地投靠八路军了,已经完全没有争取他的希望啦。田中闻之大怒,马上命令队伍向乌拉山挺进,要不等冯大巴掌把队伍带下山就将其一举全歼。
  兵贵神速。出兵的第二天,日伪军的清山队伍就开到了乌拉山脚下。石田制定的军事方案是从《孙子兵法》里套用来的——围点打援,调虎离山。
  却说冯大巴掌被岳丽打伤了大腿,幸亏贾兰留下来帮他疗伤,取出子弹,进行了严格的消毒。娜仁大姐又派人送了盘尼西林过来,那还是奇剑啸去北平时买回来的消炎药。冯大巴掌的伤口没有感染,复原得很快。有贾兰在身边守候着他,冯占魁很是受用。每当贾兰过来给他测体温或者是量血压时,他就纠缠着她,让她给他讲故事。贾兰趁此机会,把一些革命道理讲给他听,譬如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友谊故事,臂如当年井冈山的一些故事,譬如红军长征的故事,还有延安的故事等等。这些故事让冯占魁听得人了迷,渐渐地从中也受到了革命的熏陶。
  第五天,贾兰给他的伤口拆了线,并搀扶着他下床练习走路,他虽然疼得直冒汗,但在贾兰面前想充好汉,硬是咬着牙坚持着不呻吟。贾兰见他真的坚持不住了,只得扶着他回到床上。冯大巴掌伤口一疼,就会想起那个臭姨子,忍不住又骂起了脏话。贾兰马上就会制止他,说一个真正的革命战士是不会口出污言秽语的。冯占魁便停了骂,摸着脑袋干笑着说:“瞧我这臭毛病,这辈子是没改啦!”
  贾兰摇头说:“只要你上心,没有什么毛病是改不掉的。我从前刁蛮任性,娇生惯养,臭毛病可多啦!自从进了八路军队伍,那些臭毛病渐渐地都改掉啦。”
  冯占魁便举起巴掌说:“向贾兰小姐学习!”
  贾兰纠正他说:“革命队伍里不能叫小姐,要叫同志。”
  冯占魁马上又说:“向贾兰同志致敬!”
  贾兰忍不住乐了。因为她看见他举起手敬礼时,他那只巴掌果然出奇地大,像一只小簸箕似的。她笑着问他:“你的手为什么长那么大呀?”他说:“唉,爹妈给的,没办法呀。就像爹妈给了你那么漂亮的一张脸,那是老天爷赐给的呀。”贾兰说:“我长得可不漂亮,你看走眼了。”冯占魁认真地说:“谁要敢说你不漂亮,我立马一枪崩了他,你信不信?我跟你说,我只要看见你,就觉得心里舒坦,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你更漂亮的女人啦……”贾兰急忙将话题岔开。
  远方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枪炮声。冯占魁仔细听了一下,觉得不对劲儿。贾兰问他为什么觉得不对劲儿?他说:“枪炮响起的方向,是铁蹄军在沙坝子布置的一道非常重要的防线。如果那条防线被攻破,那么,乌拉山就再无险可守,敌人就会长驱直入,打到山上。”片刻,萧副官匆匆忙忙奔进来,向冯占魁禀报说:“一支凶猛的日伪军组成的队伍,正在攻打我们的沙坝子。”冯占魁一听急了眼,问现在情况如何。萧副官说:“沙坝子告急。如果没有援兵,估计那儿的守军坚持不了半天。”
  冯占魁急忙叫来几个营长,与萧副官一起商量着如何调兵遣将,将全部家底都押上去,一定要死守沙坝子。不料,一直在旁听着的贾兰却插嘴说:“不能那么打。那么打,会把家底儿都赔光的。”
  铁蹄军那些上层的军官,都把惊异的目光投向贾兰。
  冯占魁瞟了贾兰一眼,似乎不大把她当回事儿似的:“那你说怎么打?”
  贾兰不紧不慢地说:“敌军围攻沙坝子,就是想把铁蹄军的主力调出来。你如果直接派兵增援沙坝子,恰恰中了敌人之计。我敢说,他们在路上已经布置好了埋伏,就等你的主力下山,然后装进口袋里,一举将你们消灭。”
  冯占魁没想到贾兰居然分析得头头是道,她竟有如此丰富的军事知识。冯占魁唤来前来送信的一个小班长,向他询问着沙坝子那边的情况。小班长说:“敌人来势汹汹,没几个时辰就突破了我们的防线。可是,他们的军号响了一下,他们就又撤了回去。”贾兰马上指出:“敌人本来是可以占领沙坝子的,可是却没有,他们又退了回去。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敌人是有意不占领沙坝子,等待着我们的援军去送死。”
  贾兰的一番分析使铁蹄军的军官们心服口服。冯占魁遗憾地拍着自己的大腿说:“恨我这条腿不争气,我不能亲自上前线去带领士兵们冲杀啊!”
  没想到贾兰却站起来,望着他说:“司令,如果你信得过我,把指挥权交给我,我还帮你打赢这一仗!”
  冯占魁完全没想到贾兰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其他的军官们也都没有想到,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冯占魁。冯占魁想了一下,居然爽快地答应了。“好啊,贾兰小姐……不不,贾兰同志。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所以我决定了,我把我的铁蹄军交给你来指挥,你帮我打胜这一仗吧!”
  铁蹄军的军官们都感到惊愕,可军令如山,他们谁也不敢违背。况且冯占魁指着他们说:“贾兰同志是代表我去应战的,你们必须得听从她的指挥。有违军令者,杀无赦!”
  石田没想到自己如此完美的计划会被对手识破——下山后的铁蹄军并没有直奔沙坝子,而是突然拐了个弯儿,消失不见了。
  很快,日军侦察兵给他送来了消息:下山带兵的,是个女人,穿着八路军的军装!
  女人?石田完全迷惑了——八路军的一个女兵,带着铁蹄军的部队下了山,而且并没有按照预定的路线进军,又突然消失不见了——她这是玩儿的什么把戏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