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绥远抗战风云录 > 第十一章 窃取

第十一章 窃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起来,卓资山镇最有名的裁缝铺是祥衣阁,凡早由祥衣阁制作的衣服,无论是长袍马褂,还是旗袍裙子,或者是洋装,都做得像模像样儿。莜面大王的千金大婚,少不了要去祥衣阁定制礼服。
  祥衣阁对这桩买卖也不敢怠慢,派了最好的师傅高九叔前来幽兰阁给即将成为新郎和新娘的叶知秋、贾梅量身子。丈量完毕,管家喜叔又特别叮嘱一番,要裁缝铺一定要提前把衣服制作出来,可不敢耽搁了喜日子。那九叔一口应允着,便收了皮尺和小本本,带着徒弟向外走去。
  贾兰一直在看着九叔给姐姐丈量身子。她用心记下了所有的细节。她要利用这个机会搞到叶知秋在鹫巢的保险柜的钥匙。不久前,二爷从北平弄回几辆黄包车,他想在卓资山镇开个洋车行。车行还没开,贾兰就给自己弄了个“专车”,由二后生拉车。这么一来,两个人外出就方便了许多。
  二后生一边拉车一边问:“二小姐去祥衣阁干什么,做旗袍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贾兰和二后生来到了祥衣阁。走了进来。九叔迎上来:“哟,二小姐来了!您过来是来挑选布料的吧?”
  “是啊,婚礼上穿的衣服,布料的质量、颜色,都不能太随便了。这个我得把关啊!”
  “小店早就准备好了。”九叔让伙计拿过几块高档布料请贾兰过目。贾兰仔细查看着布料,然后选择了一款,问二后生:“你看新姑爷穿这个颜色行吗?”
  “小姐,这个颜色是不是太老气了?”二后生审视着说。
  “唔!有道理,再挑挑看。”
  老板急忙拿过另一卷布料来.•“二小姐,您再看看这个颜色!都是英国料子。”
  贾兰假装认真查看。二后生说这个颜色好。贾兰便说:“唔,这个还差不多,就定这个颜色吧!’’
  “那好二小姐,咱就定这个颜色了!”
  “后天能完工吗?”
  “这是贵府的急活,我们要加班加点地干,只要一做完马上派人把衣服送到府上。”九叔认真地说。
  “做好了先打电话通知我们,我会带新姑爷过来试衣服。”
  “到这儿来试?”
  “是啊,万一哪做得不合适,马上就改,省得耽误事。”
  “好的好的!”
  贾兰左右看着:“你这有试衣间吧!”
  “当然有了。”
  “我先看看。”
  九叔便把贾兰领到试衣间,打开门,请她进去观看。贾兰进去后,仔细观察着试衣间——试衣间不大,彼此相隔,上面一人多高的地方却是相通的。贾兰踩到凳子上,探头查看那边的动静。那边有一个女子正在试衣服,她却没有发现头顶上的贾兰。贾兰看着暗自高兴,从凳子上跳下来,走出了试衣间。
  “行!就在这里试衣服吧!”贾兰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又说,“二后生,瞧你身上的衣服,早旧得不成样子了,来,让老板给你量量身材,也给你做件新衣裳。”
  “我就算了吧!小姐,这做衣服可是很贵的。”二后生不好意思向后退去。
  “贵怕什么,你现在大小也是粮店的副柜头了,没套好行头,做生意会让人瞧不起。来吧,请师傅给量量尺寸。”
  九叔拿着皮尺过来给二后生量身子。二后生无奈,只得举起手来,听凭师傅折腾。贾兰又叮嘱九叔:“咱可说好了,他这身衣服要和新姑爷一起试穿,没问题吧!”
  “没问题,二小姐放心好了。”
  “好!你们名牌老店,服务就是不一样啊。”贾兰称赞道。
  贾兰和二后生出门后,二后生不解地问贾兰:“二小姐,你在打什么主意啊?”
  “二后生,到了那天,就全靠你了。”
  “靠我?”二后生没弄明白。
  贾兰告诉他:“等到试衣那天,你待在隔壁的试衣间,等叶知秋穿上新衣服一出来,你就把他的钥匙偷过来。到时候我准备好几块橡皮泥,回去教你怎么给钥匙压模子。”
  干这事儿二后生真没把握,他问:“这能行吗?”
  “行!二后生,我们没有别的机会了。”
  回到幽兰阁,贾兰便派用人去给叶知秋送信儿,让他马上到家里来一趟,有重要的事情。那叶知秋只当是贾兰得到了什么有用的情报,急忙坐着一辆吉普车赶来了。
  贾兰坐在缀满紫色小花的藤萝架下,一边看书,一边向大门外张望。她看见一辆吉普车开进来停下,叶知秋从车内出来。贾兰注意到吉普车里还有贵宝和另外一个特务老八。
  “兰兰,是不是有什么情报了?”叶知秋急急地问。
  “情报、情报,就知道情报重要。我问你,婚礼上的礼服重要不重要?”
  “重要。”
  贾兰说:“刚才我去了祥衣阁,九叔说,你新郎官礼服,三天后就能做好了,到时候,你得去试一试衣服!”
  “他们怎么不送过来?”叶知秋一听说是试衣服的事儿,一时有些泄气。“听九叔说,就怕哪儿做得不太适合,在裁缝铺就修改。你过去试下礼服,如果不满意,咱们当时就改,省事儿。”
  叶知秋想了一下,三天后好像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答应了。
  叶知秋走后,贾兰一时有些小激动。她期待着婚礼早些到来,这样,她的任务也就能早些完成了。只要任务一完成,她就可以归队啦。
  三天后。
  最先到祥衣阁的是二后生。他走进来对九叔说自己是幽兰阁的人,说好了今天来试衣服。那九叔自然记得二后生,急忙拿出一套刚刚做好的衣服来,让他先看一眼!二后生接过新做好的衣服,假装仔细查看着。其实他对这套衣服做得如何根本不在意,他担心的是过一会儿的行动,会不会按照贾兰的设计顺利进行。
  “对了,你家新姑爷怎么还没来?”九叔问。
  “他忙,一会儿就到……对了九叔,我家新姑爷来了,你可千万别说我也在这试衣服。我一个下人,跟他一块试结婚穿的新衣服,恐怕不大好。”
  “明白!”九叔笑着回道。
  正说着,外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二后生向外望了一眼,说:“糟了,我家新姑爷来了,我先进去躲躲。”说着,拿着衣服进了试衣间。
  果然,进来的正是贾兰与叶知秋。不过叶知秋不是一个人,他带着两个手下——贵宝和老八,他们也跟进来,守卫在门口。近来不少地方发生了刺杀汉奸的事件,所以叶知秋出入非常小心。
  九叔急忙迎上前来:“哎呀,新姑爷来了……您可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叶知秋不耐烦地说:“快拿衣服。”
  “早就为您准备好了!”九叔说着,把新郎官的衣服拿出来,放在叶知秋面前。
  贾兰查看着:“做工蛮细致的,料子也好!”
  “我们祥衣阁的做工在绥远都很有名气哩,要不太太怎么会点名要我们做呢!”九叔夸耀地说。
  贾兰把衣服塞在叶知秋的怀中,推着叶知秋向那间试衣间走去:“快去试试!穿上让我看看合适不合适啊!”
  叶知秋进了试衣间后,警惕地四下看了一眼,觉得这里还算安全,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很快穿上了新衣服,然后走了出去。
  贾兰看见换了衣服的叶知秋一惊一乍,叫起来了:“哎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靠衣裳马靠鞍,这话真不假。你自己照照镜子,衣服一穿,人马上就不一样了。”她亲自取来镜子,给叶知秋照着,不时偷眼瞄着试衣间。
  这时候,二后生早换上了新衣服,他注意地聆听着外面的动静。当他听到隔壁试衣间传来开门声和关门声之后,他轻轻地站到凳子上,向那边探头张望。从上可见到叶知秋的头顶,他正在换衣服,把别在腰上的那串钥匙解下来放在一旁,匆匆穿上那件马褂走了出去。二后生连忙用早已准备好的细钢丝,轻轻地伸到隔壁的试衣间去钩那串钥匙。折腾几回,钢丝终于钩到钥匙。他又急忙掏出准备好的橡皮泥,在那上面摁着模子。
  因为在家里已经练习了多次,二后生摁模子已经非常熟练了,三下五除二就摁好了。然后他急忙站到凳子上,想把那串钥匙放回到原处。可是钢丝太软,他试了几次,都无法将钥匙准确地放回原来的位置。一时,二后生急出一头汗水。他怕叶知秋试完了衣服突然进来,那可就露焰了。
  这时候贾兰也正在拼命地拖延时间。她上前帮着叶知秋抻抻衣服,左右看着端详着。她与叶知秋靠得很近。她身上好闻的气味儿让叶知秋一时有些魂不守舍。她的手在他身上抚摸着,似乎让那件衣服更平展一些。
  看着不别扭吧!”叶知秋低头看着她问。
  贾兰忍不住笑道:“像个唱戏的!”
  “结婚本来就是演戏……”
  贾兰收敛起笑容,板起脸来说:“哦,那我姐是在陪你演戏了!”
  叶知秋连忙说:“开个玩笑,何必当真!”
  说着转身欲进试衣间。贾兰一下急了,上前拉住他:“等等……”
  叶知秋回头看着贾兰,感觉她的样子有些怪。
  贾兰气恼地说:“结婚的事怎么能随便开玩笑!今后你要敢对我姐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知秋耐着性子劝道:“好了!尊敬的小姨子,我肯定对贾梅好,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叶知秋转身,又要进试衣间。贾兰突然大声说:“哎呀,肩膀这太宽了吧!让我看看……哎呀,这儿有毛病!”
  九叔急忙过来查看:“哪儿有毛病?”
  贾兰指着叶知秋的肩膀:“你看,是不是宽了?穿上一点不精神。”
  “没有啊!”九叔反复看着,也没发现毛病。
  “怎么没有,你眼睛有问题呀!”
  九叔用手抚着新衣服说:“哦,这儿是没有熨平,脱下来再熨一下就好了。”
  “说得轻巧,耽误大事你负责啊!”贾兰责怪道。看着店里还有其他客人,九叔脸上挂不住了,心想这大家小姐就是难伺候,鸡蛋里面挑骨头,只得耐着性子说:“小姐,不能太挑剔了!”
  “怎么说话呢?我挑剔,还是你们没把活儿做好!今天我倒要跟你理论理论……”
  叶知秋拦住贾兰:“行了,不要吵了,这不算什么大毛病,他说得对,熨一熨就好了!我去脱下来。”
  “脱的时候小心点,可别弄脏了新衣服。”
  叶知秋似乎觉察到什么,急忙走到试衣间的门口,猛地推开了门,一步跨进去,看到他那串钥匙依然放在原来的位置,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二后生也从隔壁走出来,将新衣服放在案子上,走出了裁缝铺。贾兰看见他顺利出去了,这才松了口气。她知道——事情办成了!
  一天后,二后生得意地把新配好的几把钥匙交给了贾兰。贾兰接过来一看有些吃惊:“配了这么多呀?”
  “一串钥匙我全配了!谁知道哪把是他办公室的钥匙,哪把是保险柜的钥匙。”
  “你可真行。”
  “昨天在裁缝铺真是太悬了,就差一步就让叶知秋发现了!”二后生说。“你干得不错!刚才我打电话过去,岳丽说叶知秋去了日本宪兵队,趁他不在正好下手。”贾兰说。
  “大白天下手,多危险啊!”二后生有些担心。
  “顾不上那么多了!快走。”
  一辆黄包车飞驶而来。当黄包车驶到鹫巢旁边的一条小街道上就停下了。贾兰从车上下来,低声叮嘱二后生:“如果半个小时我还不出来,那就是行动失败了!你马上通知老胡,你们一起迅速离开卓资山!”
  “知道了,二小姐……你可千万当心啊!”将一个点心盒子递给她。
  贾兰接过那点心盒子,义无反顾地向院子里走去。这个院子对她来说已经不陌生了,曾在里面待了两个月,接受了两个月的特殊训练。所以就连看门的老于都认得她了。进大门时贾兰掏出证件晃了一下,门卫老于看也不看她的证件,打开铁门便让她走进去。
  这是一条阴暗而狭长的走廊。贾兰走来,手中拎了一盒点心。她一直走到叶知秋办公室房间门口停下环顾,见走廊里没有人,迅速从点心盒里取出钥匙,先试了一把,没打开。她又换了一把,又试还打不开。她开始焦急起来,反复试着,一把把钥匙在锁眼里进进出出。
  突然,贾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喂,干什么呢?”
  听到背后有人叫她,贾兰急忙从锁眼里拔出钥匙,顺手把那串钥匙放进了点心盒里,回头微笑着——身后,岳丽正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贾兰。
  “这两天啊,处长这边工作那边还得准备结婚的事,熬得够呛。朋友送了盒点心,拿来给他当夜宵吃……这是他最爱吃的沙琪玛。”
  “处长不在办公室,你不知道吗?”岳丽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她。
  “他不在?我还以为他在里面睡懒觉呢,吓得连门都没敢敲。”贾兰说得煞有介事。
  “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处长来了?我记得你一直不喜欢他。”岳丽依然是怀疑的目光。
  “那是以前,我的感情没转过弯来。现在他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姐夫,我得替我姐关心他啊。”贾兰说得很认真。
  岳丽笑道:“小姨子关心姐夫,天经地义嘛!”
  贾兰装作生气的样子:“你这人就爱胡说八道!”
  “走,到我那儿去坐坐,我有话跟你说。”
  贾兰只得跟着岳丽向隔壁房间走去。岳丽似乎漫不经心地从贾兰手里拿那点心盒子:“让我看看,你给处长送什么好吃的!”
  贾兰急忙闪了一下,没让岳丽把点心盒子夺过去:“我都说了,这是人家送的沙琪玛。”
  “我也馋了,让我吃一块嘛。”岳丽疑心更大了,伸手来抢点心盒。贾兰急忙躲闪着:“不行,这是给处长的,不能给你……”
  “我吃一块怎么了……是不是你的盒子里有什么秘密!”
  贾兰一惊,看着岳丽:“你这话什么意思?”
  岳丽脸色骤变,冷冷地盯着贾兰,伸出手来:“给我!”
  贾兰怔住了。
  就在这时,岳丽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岳小姐,你的邮件。”
  原来是鹫巢门房收发老于走过来,他手里拿着一封邮件。趁岳丽转身去接邮件的时候,贾兰飞速将点心盒里那串钥匙取出来,攥进手心里。
  岳丽接过邮件,马上回身看着贾兰,并不放过她:“快点给我!”
  “没见过这么谗的人,不就一盒点心嘛!给你。”贾兰顺水推舟,便把手中的点心盒递给她,然后把手放进衣服口袋里,将那串钥匙装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